首页作文花样青春
文章内容页

我想永远快乐地写下去——小作家王婧一

我想永远快乐地写下去——小作家王婧一

  • 作者: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8-12-23 10:37
  • 被阅读
  • 我想永远快乐地写下去——小作家王婧一

    【个人简介】

    王婧一,笔名双雪,17岁,现就读于北京市大兴区第一中学高二文科班。在《中学生时事报》《校园双周刊》《中学生》等报刊发表多篇文章,已创作小说、随笔、杂文等上百篇近20万字。曾获“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一等奖、特等奖。主要作品:《从前》《泡沫之夏》《冬日的公车》等。曾担任《北京青年报》学通社小记者及多个文学论坛版主、网络杂志编辑。

    【写作自白  

    我还不能太明白地阐释出写作究竟是什么,如何去写,以后还会写什么。也许将来我可以写出像感动过我的作品一样的作品,那样我便会努力让我的文字被更多的人看见,为他人的生命带来阳光;也许我会做一名教师或做一份普通的文职工作,我会因为文笔出色,写出比别人精彩的教案或文案;也许我的工作会和文字无关,也可以随时敲打下自己的心情,那是我独有的精神世界。但会写东西终归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它总会为我带来许多美好的感受。我想永远快乐地写下去,为传递,为梦想,为生活,或者什么都不为。

    【作品选登】

    冬日的公车

    冷风覆盖了所有的空间的冬日清晨,站在灰色的马路沿子上瑟瑟发抖。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一片。这时候对面的一排路灯刷地暗了下来。片刻之后,这一侧的路灯也消逝了光芒。本被照得金亮的一小片街,瞬时被灰暗侵蚀。街两边都种着不知名的落叶乔木,一侧的叶子已经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刺向天空。而另一侧的树上还挂满了墨绿色的叶子,虽然明显地缺乏营养,连叶茎都根根分明,但还是那样顽固地挂着。这时候,橘黄的车灯由远而近,穿透一层薄薄的雾气。

    在空空的车子里坐下。没有多少乘客,这个时候来乘车的只有上学的孩子。拿出在家用微波炉热好的汉煲或者豆沙包和已放在暖气片上温了一整夜的牛奶,慢慢塞到嘴里。车带着光亮穿过一条又一条黑色的街区,仿佛时代的英雄。

    这是我所熟知的,早上的公交车。

    熙熙攘攘的人群挤成一团,售票员大叫着快点上要开了,上不来的乘客被告知请等下一班,想下去的人叫司机先别开他挤不出去了,人群杂乱的声音和车里的小液晶电视放出的广告声交杂在一起。若这个时候将两只手作成碗形,扣在耳朵上,所有的声音便混响成呼啸的风声,震耳欲聋。人群随着车的启动和突然停止而东倒西歪,而我常会不由得用牛顿第一定律考虑下次急刹车的时候我将会往哪里倒,从而及时做出正确的应变以防摔倒。当然若人再多一点,这一步也可以免了。人和人紧紧地挤在一起不能动弹,便哪里都不用扶了。

    这是我所熟知的,放学时的公交车。

    冷清和拥挤形成巨大的反差,就像这个世界一般。

    人只能是竭尽自己的努力,去不感性地生活。

    也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

    碰到了长得很像那个说“颈不是椎椎不是颈你不要把颈当成锥也不要把锥当成颈但颈中有椎椎中有颈,颈颈椎椎椎椎颈颈,这就是颈椎”的,我忘记了名字的相声演员的人。

    碰到了长得很像陈坤的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睛下面是浅浅的双唇,再下面是绕在下巴和脖子上的长长的淡蓝色围巾,美少年的模式。会不会真的是陈坤呢?但当我走近后看到那满脸的青春痘时,顷刻间完全取消了这个想法。

    还碰到了用手在车窗的白雾上画小人的小男孩。

    还碰到了用厌恶以及鄙视的眼神看着抢了自己座位的人的大妈。

    还碰到了无数个或初中或高中、背着沉重的书包上、放学的学生。碰到了无数个拎着或真皮或仿皮的包包、穿着时尚的套裙和长筒裤并冻得不停发抖的、上下班的女人。碰到了无数个拎着菜篮去市场买菜、拎着购物袋去超市采购的家庭妇女和妇男们。

    于是许多许多的日子过去了。时间的消逝是无声息而让你察觉不到的,但同时也是漫长得需要人用一生的时间去等待的。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