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文花样青春
文章内容页

写作就是用自己的笔耕出一片稻田——小作家谢然

写作就是用自己的笔耕出一片稻田——小作家谢然

  • 作者: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8-12-23 10:37
  • 被阅读
  • 小作家-谢然

    【个人简介】

    谢然,女,15岁,深圳市盐田区田东中学初三学生。爱好写作,曾获区“读书之星”等荣誉称号。先后在《作文与考试》《深圳青少年报》《深圳晚报》《晶报》《深圳商报》等发表多篇文章,多次获得过省部级和国家级奖励。主要作品有《中考:辛辣的启示》《海滨漫步》《生命的原色》《5月15日的身边事》等。她对国画和钢琴也颇有兴趣。

    写作自白

    从小就有阅读书籍的喜好和写作练笔的习惯,总觉得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书籍是深刻灵魂的寄居处,阅读它们,丰富了我,也就丰富了我所写就的文字。

    我不同意人们“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愁强说愁”的说法。少年有少年的甜酸苦辣,少年会用自己的触角来体会生活中点点滴滴,少年也能用自己独特的文字来抒发对外部世界的感知和畅想。写作就是用自己的笔耕出一片稻田;而稻子的收成,我想多半取决于农夫的诚意和技术。我真诚,我感知,我写作,我快乐。

    【佳作选登】

    海滨漫步

      

    初秋。夕阳。海岸。凉风。

    赤脚踩着沙子,沙子粗粗的,调皮地钻进我的脚趾缝里。沙滩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活泼的脚印;习习海风迎面扑来,带着海的气息,潮湿而爽朗,蕴藉而明媚。

    向海走近,越靠近海水的沙子就越细,踩在脚上就越舒服。乍一看,海是海,天是天:海水漾动着,泛起层层白浪,天空上满布金色的晚霞。可定睛再看,海与天分明是完美地浑然一体了,鳞浪层层,层层都泛着夕阳和晚霞的影子……

    两个五六岁的孩子,一个小光头,一个梳着羊角辫,手牵着手一起向海里冲去:一个浪涌来,他们惊呼着往回跑,边跑边欢笑着,浪退了,他们又转身笑着冲向大海的怀抱……

    有这样一家五口:母亲抱着已熟睡的婴孩,一脸恬静地走在最前面;父亲扛着婴儿车紧跟,步履并不轻松——这显然是件体力活,婴儿车在沙滩上不好走,孩子躺在上面也会受颠簸——可是父亲脸上分明写满了幸福;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走在后头,一边喁喁私语。

    远处,有个女子独自坐着,专心致志地对着手机发信息:她的发丝被风吹乱,而我却能看见她的心一定很宁静。她的世界是静谧的,正好与周围的热闹相映。也许她正陷于某种甜蜜的烦忧,或者满怀幸福的牵挂。

    接着漫步。前方的是一对青年情侣。男的正在给女的照相。她摆弄各种姿势,利用风给她做造型师,长发飘起,丝巾舞动。这情景让我突起联想起一句老歌词:“你的发梢是风的线条”……真美!其实她长得一般,但她在尽情地展现着自己的美,又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海边。向往美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美。

    在人群中还有来自异国他乡的旅人。金黄的发丝,大海一样蓝的眼睛,自在放松地躺在浅水滩上,享受着来自大海的快乐。也许我们与他们之间因语言障碍而疏隔,但是人们对大海的那份热爱是无国界的,不需要语言的。

    夕阳已回归了海的怀抱,此刻的天空竟满满的都映着大海的深蓝。远处的小宅高楼已是万家灯火。

    海滨之夜,正在拉开帷幕。

    (发表于2009年5月20日《深圳青少年报》)

     

    生命的原色(节选)

    谢  然

    姨妈做了一桌丰盛的菜。我、母亲和姨妈一家一边吃一边谈笑,表哥时而埋头“苦”吃,时而抬头看到我们的笑脸也高兴地陪着笑。他吃得很快,吃完了,他冲我们摆摆手,意思是让我们慢点吃,他坐沙发上看电视了。他的狗儿体贴在趴在他的身边。电视声音开得很响,把我们的说话声音都盖住了。姨夫走过去,在表哥面前举着手,掌心相对,从离耳朵约 25CM的地方慢慢向耳朵贴近。表哥点点头,把电视声音调小了。其实。电视声音无论多大多小,表哥都听不见——他天生是个聋哑人。

    窗外阳光明媚,我对安琪笑笑,说,“我们出去走走?”她的脸又悄悄地红了,小声说:“好的。” “慢点走!”母亲叮嘱我。安琪走得很慢,步子迈得很不协调——我这才明白了母亲的叮嘱。我伸手去扶安琪,安琪微笑着拒绝了,她轻轻地说:“我能行!” 母亲告诉过我,她出生时难产,导致大脑缺氧,她是一名“脑瘫”患者。

    蝶儿有些奇怪!那么多色彩艳丽的花朵,它不去追逐,偏偏只停留在素淡的花儿上。我想,莫非这只蝶儿“志趣高雅”,对一些“庸脂俗粉”不感兴趣?忽然想起生物课上老师说过的话:终其一生在姹紫嫣红中穿梭的蝴蝶,原属色盲!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