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微小说
文章内容页

秦有佳人(上)

秦有佳人(上)

  • 作者: 五扶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8-12-23 10:41
  • 被阅读
  •  

        锲子

        “我乃大秦的归宁公主,你这残害忠良,弑父杀兄的混蛋算个什么东西?”归宁手握长剑指着胡亥,恨极了他的无良又残忍,当日的情谊说不在乎就不在乎,即便是兄长可以残害,父亲也可以残害,更不要说大将军蒙恬了。胡亥拦着护驾的人,走到归宁面前,悲痛又强势的看着她说:“归宁,我才是你的兄长!我们才是一个母亲的胞兄胞妹!我今日不杀扶苏,来日倒在你面前的人就会是我。”归宁看着面前英俊秀气的男人,想起了多年前的情况,二兄长、大哥哥、蒙叔叔、皎皎……吃酒划拳,舞剑吹埙,竟恍如昨日梦。

        “可是今日先走的人是大哥哥,你若不窥视大哥哥的皇位,大哥哥又怎么会杀你呢?二兄长,归宁真恨你是胡亥,大哥哥是扶苏啊,你是无辜的,难道大哥哥不是吗?他那样温良的公子,怎么狠的过你?”归宁哽咽的抱住了胡亥,心里一痛,手里的剑从手心滑落。天上是朦胧的小雨,胡亥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归宁说:“我没有办法真正怪罪你,也没有办法替父皇大哥哥原谅你,更没有办法让蒙叔叔黄泉孤独,二兄长,我……也得走了。”

        归宁趁胡亥不备,将他一把推开,捡起地上的剑,自刎于咸阳宫中。

        是年公元前210年,扶苏公子死后的第十一天。

        蒙恬无法忘记那个夜晚,昭阳宫的梧桐树下,刚刚及笄的小公主,弯弯的眼睛,被丝带绾起的青丝长发,浅红色的衣衫,如莺哥般的声音,欣喜的重复着喊着蒙叔叔。

        他站在将军府的楼阁上,看着藏蓝色的天空,微微出神,好像是又忆起了归宁刚刚及笄时了。月光若有若无的撒在树梢,房顶,假山,湖面,地面还未消融的雪上。婢女皎皎过来递上了裘皮大衣,披在他身上。蒙恬放柔了神情,递给了皎皎一盏茶,两个人开始交谈,谈天谈地,谈山谈水,最后谈到了大秦第一美人赢归宁身上。

        “将军刚从塞外回来,可能不知道,打从您离开咸阳城后,公主每逢这个时辰必得来这儿走一遭,登上顶楼,盯着塞北的方向,猛地一瞧,还真像块望夫石。”蒙恬轻轻一笑,走到了窗边。恰巧就看到了正主过来跑了过来,真可谓是说归宁,归宁到。

        瞧她一身火红的斗篷,斗篷的帽檐上嵌着的是白狐的皮毛,娇嫩的脸蛋上不染脂粉,当月光打在她脸上时,却显得她肤如白雪,枝丫的影儿被迷住了似的往她身上跑,蒙恬见此,心为之一动,越发觉得像画,只是不知是人入了画,还是画上的美人跑了出来。他正欲开口呢,反被归宁抢了先。

        “听大哥哥说,蒙叔叔今天要回来,所以我过来看看,可是打了胜仗?可还健康。”

        蒙恬回答说:“劳公主挂心了,臣好着呢,你可要上来吃杯热酒?”

        归宁抿了抿嘴,没有回答就跑了上来,皎皎帮她脱了斗篷,递上来一个暖炉,她就走到了蒙恬身边,絮絮叨叨的说:“今天还真是冷,蒙叔叔你说是吗?”蒙恬给她斟了一杯酒,道:“天冷你不好好的在你的昭阳宫里待着,倒跑我这儿来了,真是没道理,你大哥哥,二公子他们竟也不管。”归宁一手抱着暖炉,一手接过蒙恬递来的酒,气恼的说:“大哥哥哪有空管我?他正和二兄长瞧着关外的难民呢,再者说,我来这儿,还不是因为想蒙叔叔了。”归宁往日素白的脸上,现在爬满了绯红,一双极美极亮的桃花眼,盯着蒙恬坚毅立体又有精神的面庞,一动不动的,越发显的她动人心魄。蒙恬这个在战场无人能敌的大将军,饶是再厉害,也被归宁看的老脸一红。皎皎见此,噗嗤一笑,走了出去。

        “蒙叔叔,将子无怒,秋以为期。明年秋天你娶我好不好?”归宁喜欢蒙恬是世人皆知的事,只是像如今这般露骨的表明,倒还是第一次。蒙恬看着她不说话,轻轻的将她推开,归宁怔怔的说:“你是不喜欢我吗?”她委屈的望着他,眼中纵有千分柔情,也倾不到她想要的蒙叔叔。蒙恬转过身去,语气轻柔:“阿宁,不要这样……”归宁微怒,瞪着他,跑了出去。他想要追,最后却没有,皎皎在外面看着一身红衣的女子,在雪地里边哭泣边离去,一个女儿家都要心生怜惜之意了。她轻轻叹息,走了过去,与蒙恬比肩而立,说:“将军真是狠心,归宁公主那样妙的姑娘也能拒绝,真不知这世间还有谁能入你的眼。你先别说话,听我说,你今天真真不该驳了她,晋阳侯家的公子廉前几日向皇上求归宁,皇上应了,你可知道?归宁一个女子,又没了母亲,在宫里能有什么地位?公子扶苏与公子胡亥同样为人子的,说不上话。这公主眼里心里全是你,饶是公子廉是个仙物,她恐怕都不会放在眼里了。你今日驳了她,她心气高,性子拗,还不知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呢,于晋阳侯,于公子廉,于皇上,于公主恐怕都是不好的。”

        蒙恬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他出征不过几个月的时光,咸阳宫里竟发生这样大的事。他现在真想马上就跑到始皇那儿,告诉他:“归宁应该是臣的夫人,晋阳侯的公子吗?哼!怕是他老子都不够格跟臣抢呢!”可是他克制住了这种情绪,不知道于众人而言是好是坏,反正对于归宁而言是个顶级糟糕的事。

        “哦?那不是很好吗?晋阳侯的公子?听人说还算是个人物。”他违心的说着。

        “呸,就他那配得上归宁,若他算个人物,那将军是什么?恐怕一百个公子廉都不上一个将军呢!将军又怎么甘心将公主拱手让人,您不是不喜欢公主的吧。”

        蒙恬听了这话很受用,他弯了嘴角,仰起了头。

        “我是个粗人,配不上归宁,指不定那天就死在战场上了,可是归宁还小……我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守寡?”

        “呸呸呸,将军说什么胡话?能让将军死在战场的人,怕还未出生呢,您让公主嫁给了公子廉,那才是真真的守了活寡呢。”

        皎皎语毕,回了梅园休息,蒙恬则是在楼阁上待了一宿。

        自从那日之后,归宁再也没有踏进将军府一步,蒙恬自然也不会放下脸面去哄一个小姑娘,他每日吃吃喝喝,也算畅快。有人向始皇谏言说‘将军该娶妻了。’蒙恬自己没有说什么,倒是归宁暗地里劝始皇:“大将军是我们栋梁之才,怎么可以沉溺于儿女情长之中呢?父皇再缓缓。”可是大将军也是人啊,也得娶妻生子啊!你有见哪个臣子是因为有才气,是个栋梁而不成亲的吗?始皇何等聪明一眼就看穿了归宁的小女孩心性。他语气淡淡的问道:“阿宁要是喜欢大将军的话,父皇替你做媒可好?晋阳侯那边推了便是!”哪知她冷哼一声,回答:“大将军心里没我,儿臣为什么要倒贴上去?

        要是让一个不爱我的人娶了我,那我还不如去死呢。”始皇听她这样说,也就不再张罗了,却不知道那正是归宁的气话,不作数的。

        咸阳宫里红纱裹,凤飞九天,金镂衣织成,玲珑簪雕成,公主将嫁。

        这天,真的是热闹极了,晋阳侯娶儿媳,皇帝嫁女,有什么比这更气派的事儿吗?蒙恬在一旁冷眼旁观,新娘子脸上也没有一丝的欢喜劲儿,公子扶苏知道妹妹得心事,胡亥也知道,因此就怂恿着蒙恬抢亲。哪知蒙恬也是个沉的住气的人,一个人坐在酒楼里喝酒,眼见这归宁就要嫁做人妻了,他这儿还跟没事人似的,扶苏胡亥见此,顿觉无趣,也就离开了。

        晋阳侯接亲的队伍从酒楼下缓缓驶过,蒙恬一身布衣,独倚栏杆,冷眼瞧着队伍,瞅准了时机,终于从楼上跳到轿子前,拦住了他们。不理会坐在高马上的公子廉,直接掀开了轿子的帘子,伸出手,道:“阿宁,快走!”归宁将红盖头一丢,跳到了他的怀里,道:“你可是舍不得我,蒙叔叔,你可是喜欢阿宁?你知不知道,你要是不来,阿宁今天就得撞死在晋阳侯的大门前。”

        两人在这里含情脉脉,公子廉看到了,气的要发抖,他说:“强抢人妻的事,蒙叔叔还是不要做的好,归宁是皇上赐给廉的妻子!”蒙恬冷哼一声抱紧了归宁,使了轻功,飞了出去。众人只听他余音是:“我蒙恬的女人谁敢抢,别说是你了,恐怕你父亲都没这个本事。”归宁受用的窝在她怀里,不自觉间,两滴泪珠落下。她简直幸福的要飞起来了。

        蒙恬和她到了长城底下,与她谈话。

        “以后找个自己喜欢的人,阿宁,幸福些!我会告诉皇上,不再逼迫你。”

        归宁脸一僵,原本的满面春风,现在变得尴尬万分,怔怔的看着他。他转身就走不留情面,归宁说:“我不相信你不喜欢我!”

        蒙恬说:“是啊,我喜欢你,我喜欢着你呢!阿宁,你满意了吗?我喜欢你,为老不尊的喜欢着你!可是即便是我喜欢你,那又如何呢?”

        “你不过大我十六,蒙恬,这算不得为老不尊,而且我喜欢你为老不尊些,你说你喜欢我,那你就得娶我,因为我也喜欢你啊,既然我们俩,互相喜欢着,那为什么不成亲呢?”归宁听他说他也喜欢着自己,高兴的都不知道如何了,可是在这样令人心乱如麻的情况,她还能把话说的这样有条有理,也真叫人佩服。

        “阿宁,不要在胡闹了!”蒙恬看着她,语气中藏着几分的无奈,几分柔情,更有几分藏也藏不住的爱意。

        “可我只是在喜欢你啊……”

        归宁一身红装,越发显得她娇艳,眼睛里落下的泪水打花了脸上的胭脂,蒙恬无奈,只能伸出手来帮她抹泪。她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红着眼睛望着他,恍若时间静止,天地将要合一,世间只余蒙恬和赢归宁。

        “蒙叔叔……”

        蒙恬叹了一口气,说:“真不知道你蒙叔叔有什么好的?那晋阳侯家的公子你不满,那公孙上卿可好?公孙上卿不好还有吕大夫,万户侯……再或者我将二弟许给你呢?归宁,这大秦那么多的好男儿,为什么偏偏要嫁给蒙叔叔?”

        “因为归宁眼里心里肝中肺中装的全是蒙叔叔啊……”归宁一本正经的说,逗笑了沉着一张脸的他。蒙恬苦笑着敲了敲她的脑袋,将她撂在背上,边走着边说话。

        “成亲以后,我还是要去战场的,你一个人在家一定是会孤单!”

        “蒙叔叔要是去了战场,那归宁就在将军府等您,楼阁看不到,我就站长城上看。整日整日的盼您回来,又怎么会孤独呢?您要是让归宁嫁给那些书呆子,即便是他们每日陪在归宁的身旁,那归宁的心也是孤单的。不过若是嫁给蒙二叔就是另一番情况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可以求他给阿宁讲蒙叔叔小时候的事啊。”

        蒙恬噗嗤一笑,心里忽然有种莫名其妙的轻飘。

        “要是有一天你等不到蒙叔叔呢?比如蒙叔叔死了呢?”

        “谁不会死呢?只要归宁活着一日,就等蒙叔叔一日,只要等着蒙叔叔那归宁的心里就是充实的。”归宁这样说,可她心里想着的却是,要是有一日等不到蒙叔叔了,那归宁就去找你,天涯海角,地府天堂,总有一天,总有一个地方可以找的到。

        蒙恬听她这样说,心里的最后一块坚硬的地方,轰然倒塌,就像是前些年,被孟姜女哭倒了的长城一样,战场上逃亡的敌人一样,弃甲曳兵。他将归宁送回昭阳宫后,又去了咸阳宫请罪,虽然知道始皇一定不会怪他,但还得需走个形式。蒙恬正正经经的跪在地上,始皇坐在龙椅上斜眼看他,道:“你可越发不像话了,起初要把归宁嫁给你的时候,你不肯,这时候将归宁许给别人,你又抢了她,蒙恬,你真真是将朕的女儿当做玩物了?”

        “皇上,消气……臣有罪,只是当初觉得归宁年纪小,不懂事,我大她许多不说,就是单单这说不准哪天就死在战场上的命,也是配不上她啊!臣……珍惜她都不知该怎么珍惜才好呢,更不要说是把归宁当做玩物了!”

        “那如今怎么又想通了?”

        “因为,我蒙恬都不配拥有的姑娘,谁又配呢?更何况归宁并不喜欢公子廉……不提此事。臣还望皇上许给臣一件事儿,臣今后定当为皇上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是何事?”

        “归宁公主婚嫁自由,您再不干涉!”

        始皇一怔,随后哈哈哈大笑,道:“人都说你蒙恬是个木头脑袋,朕现在才知原来你还是个痴情种,能得你这样的喜欢,也算是归宁的福气了。”

        始皇本就对蒙恬宠信,答应了他,自是不用说的。可是大将军与晋阳侯府的梁子这时也算结下了。

        公元前214年,蒙恬被始皇派去修筑长城,正是与归宁订婚后的第二年。离别前,公子扶苏与胡亥与他饯行,皎皎跟随他离去,归宁却留在了咸阳城内,实在不公。归宁恨恨的,不肯为他饯行,蒙恬派人去寻找她,她却做起了乌龟,不肯见他,蒙恬无奈,只好将随身带的一个玉佩递给了扶苏说:“这一别或许没有三四年是回不来的,大公子你将这块玉佩交于阿宁,告诉她:‘蒙恬回来了,非得好好的收拾她这只小乌龟不可’。”

        这玉佩正是蒙家的传家宝。胡亥眼尖,调笑着说:“蒙叔叔将传家宝都给了阿宁,这可是让阿宁不嫁您都不成了?”

        蒙恬只笑不语,狠狠的瞪了胡亥一眼。胡亥又道:“蒙叔叔可是恼羞成怒了?”大家笑着,蒙恬说着就要来打他,胡亥躲到了扶苏的身后,服软的说:“哎呦,大哥哥可得救我,蒙叔叔这是要谋害大舅子呢。”

        文章版权为红袖添香,由爱散文转载,如果侵权,请联系邮箱(表明标题及链接),我们看到将于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上一篇 : 猜到的温柔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