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微小说
文章内容页

猜到的温柔

猜到的温柔

  • 作者: 18646369580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8-12-23 10:41
  • 被阅读
  • 时光都是用来追忆的,都希望把最美好的永远地留下来,但是这却是不可能的,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记录下来,无论你是用大脑还是用电脑,等你想到的时候,它就会出现。而有些记忆即使你封存的再好,也会被曾经的一个点滴触碰开。
    他叫宗亦伟,普通的外表,普通的家世,普通的成绩,所有都是普通的,只有一样不普通,那就是他自认为不普通,常常没病乱呻吟“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我就是文质相当的君子”。
    同样踏着青涩的步伐,揣着青春的梦想,走进梦想中的大学,但可惜不是理想中的,他第一年的的理想是清华、北大,重读的时候定的目标自认比较实际,哈尔滨工业大学,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如果能够再考一遍同样的题,他也许能够考上一本。
    无论大学多么的上不了台面,也都要经历军训这个形式化的过程,这对于大学生的身心都会有很大的好处,只不过是越差的学校越流于形式罢了。
    普遍的大一,刚开始的生活都是无知无聊的,中规中矩,每天耳朵里被灌输的最多的就是如果出现错误就会发白卡、扣学分、不让毕业等等,大家都是懵懂的状态,宗亦伟也是如此。大学寝室都是由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他也总是嘲笑寝室的山东人和福建人,山东人口头语:你们哈尔滨啤酒劲儿太大了,福建人口头语:你们这个啤酒我怎么喝了一口就有点多那!
    慢慢地跟学长学姐们接触的多了,也就知道了大学的事儿了,大家也就没有那么绷着了,撒开了。
    相对来说,宗亦伟的寝室还是比较传统和谐的,也算是相亲相爱,尤其是大家撒开了之后。总上网包宿的两个,下午三点出去上网,早上六点回来睡觉,第二天下午两点起床,吃饭后又到了三点,有一个成天看书学习却考试总挂科的,有两个趴在被窝不起床看小视频的,美其名曰“教育片”,一个隔三差五回来吹嘘一夜情的,一个每天就乐意看美女,却装正经的,另外一个就是每天都自我感觉不错的宗亦伟,每天都会教育这些人说:大学不只是有眼前的苟且与狗血,还有诗和远方,而我就是那个看书还总挂科的。
    似乎每个人都在做着固定的事情,而且都是像在过着流水一般的日子,每天记录着这些流水账,迷迷糊糊的就到了大二,突然就到了恋爱的收割季节,爱神之箭开始乱射,班上的女生虽然没有大三学姐的豪放,但是美丽与妩媚已经初见端倪,男生就不用多说了,“如饥似渴”这四个字就可以全部概括。
    大部分人都开始紧锣密鼓地密谋追求爱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的是寝室中最先有对象的是假正经的人,女朋友是大三的学姐,每天兴高采烈地出门,春风得意地归来,唯独的几次夜不归寝还是跟我们去包宿了,可惜的也是意料中的是到大四毕业依然保留着二十多年的处男之身,通过大家一致表决,成功申请成为寝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一大奇迹。
    天天看视频的看上的是一个90后的其他系的小女生,开始连续两天的猛烈追求,但是凭借他的样貌和风度,不成功是肯定的了,还每天晚上煞有介事地站在窗前望着明月来一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每当这时,几乎是声音同时响起:“照你妹啊!”
    整天趴被窝看教育片的其中一个,也是凭借自己的学生会部长的全力,成功追求到一个女生,在我们看来除了看电影时候的猥琐,其他时间还算是是衣冠楚楚,有了女朋友之后,基本告别了寝室,偶尔回到寝室娱乐,都显得萎靡不振。
    宗亦伟相对比较低调,每天也会向往这种肥皂剧中的相遇,每天也会唱起“同桌的你”,希望可以和同桌来一场甜蜜的爱情故事,但是可惜每次上课都是大阶梯教室,旁边的永远是我这个哥们儿,只能改为“谁嫁给了逼逼叨叨的你,你在给谁发信息”!
    又是一年开学季,在大家疯狂追求肉体和爱情的同时,大一新生也是如期赶至,接引新生成为首要工作,作为校学生会、院学生会外围成员的宗亦伟,也就是毛关系没有,就是临时工当然是出力的首选,享福的落选,是当仁不让。
    整齐的桌椅摆在主楼门前,摇摆的条幅指引着新生报道的位置,宗亦伟手里拿着登记表格在最边上的位置,接待的人都是仪表堂堂,对待男新生,大多数人装作看不见,看见女新生,则是热情似火,除了名字和联系方式不能帮助写,其他都是一条龙服务,宗亦伟则淡然处之,对这些人的天差地别的态度嗤之以鼻,在他的心里,新生都是孩子。
    太阳已经移到了正中央,一些干部和一些已经有了目标的干部都已经去吃饭或者被请吃饭去了,只留下宗亦伟这种外围成员坚守岗位。就在大家百无聊赖的时候,台前出现了一个小姑娘,自己拎着行李箱,娇巧的身段,苹果般的脸庞,浓眉如炭,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小巧的鼻尖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淡淡的红唇,总体给人的感觉是清新却又迷离,就是典型的一个可爱的小迷妹。
    气氛当时就有些躁动,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宗亦伟,在此刻他突然有了想要恋爱的冲动,控制住要跳出胸腔的心脏,他此时的眼中只有小迷妹,完全不顾及其他人鄙视的目光,面露笑容对着这个小迷妹说:“你好,你是新入学的新生吧,请在这里填个表格!”他相信他此时的笑容是入学以来展现的最好看的,声音也是极尽平稳。
    “好的,谢谢!”小迷妹的声音不是很尖锐但很好听,放下了行李箱,拿起笔在表格处刷刷地填写着,“肖艾,好名字,叔叔阿姨是希望你能健康吧,家是大庆的,离哈尔滨一个小时,要是开车的话还用不上那么长时间”。宗亦伟相信此时遭受的目光更加刺背,更加鄙夷,因为他感觉到丝丝凉风,却锋利如刀,在肖艾填写联系方式时,他完全发挥出了他的潜力,瞬间将她的电话号码记在了脑海里,并反复背诵几遍。
    “谢谢学长,我妈妈也是这么说的,因为我小的时候身体不是太好,”肖艾说完居然投给宗亦伟一个迷离的笑容,甜美地差点将其击倒在地。
    宗亦伟稳定了一下心态,知道自己的路才刚刚要开始,还很长,柔声说:“叔叔阿姨真是博学多才,哪像我,我叫宗亦伟,爸妈是希望我能够成为伟人,但现在看来是他们的预见性差了点,”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小迷妹又套近了关系。
    “呵呵,学长真逗,”肖艾掩嘴轻笑地说。
    “你的父母也够放心你的,居然让你自己来,看你这么重的行李,走吧,我带你去学生处,看你安排在哪个楼,”说完直接提起轻轻的行李箱编辑评语一直守候的可能是真实,可能是虚幻,你看到的或者你看不到的都会在那里等你!(作者自评)  
    ,径直朝学生处走去,此时他感觉自己的背影是多么的高大,当然他不知道肖艾的眼神什么样,但是他可以想象其他人的眼神。
    宗亦伟已经安排完了肖艾的所有入学和住宿的事情,当然是要把吃饭的地方告诉她了,走过了各大食堂,虽然他很少去,但是居然凭借自己的道听途说,说的有板有眼,哪个食堂的羊肉泡馍最好吃,哪个食堂的卫生最差,哪个食堂的帅哥最多,极尽自己导游本色,顺便也请小迷妹吃个饭,点最贵的,不要最好的。
    吃饭的时候,肖艾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刚要接,就听宗亦伟淡淡地说道:“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也是微信号码,以后你有什么不明白的或者是需要帮忙的就直接给我打电话或者微我!”面上丝毫没有任何表情,他知道这个时候虽然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是表情绝对不能有,城市套路深,走哪都是学问!
    肖艾很惊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宗亦伟轻笑着用食指敲敲自己的脑袋,换来的是小迷妹的轻笑,当然这也是套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宗亦伟使劲浑身解数,近乎忘我,也算是小有收获。在宗亦伟的努力下,本来两个小时就可以完美结束所有事情,一直到傍晚才依依结束,他又不失时机地介绍起了学校的傍晚和操场的月光。
    大一新生接引到此结束,又开始了无聊的上课时间,宗亦伟也慢慢融入了“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的大潮中,上课也是为了点名,同桌的我依然是不玩手机聊闲就是敲桌子玩劲舞团,也只有宗亦伟感觉我这种表现还是比较正常的。
    宗亦伟自从见到肖艾的第一眼开始,就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有事儿肯定立刻发微信给她,没事儿就等会儿,想到什么事立刻发微信她,后来寝室的人也知道了他的这种无聊的痴情,送给他一套话:“有事儿发,没事儿发,有事儿没事儿就是发,有病!”
    慢慢地两个人熟络了起来,发微信自然也就多了,无话不说,上到上古的遗迹,下到每顿饭的种类、味道,但宗亦伟始终都没有说出最重要的那一句,也是时机未到。
    转眼到了学院每年一度的迎新晚会,作为学生会外围成员的宗亦伟还是奋勇当先,布置会场,调整座椅,都是些杂七杂八的活,在如火如荼的安排下,迎新晚会在晚六点准时举行,在主持人郎朗而又婉转的声音后,精彩的节目开始上演,本届也是最火爆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涌现出一批学校的明星和成批的粉丝迷妹。
    街舞的炫酷是史来必备的,选手一般都是耍酷到底,配合动感的音乐,帅气的外表加上超炫的动作引爆全场,领舞的更是出类拔萃,HEADSPIN、90S、托马斯、环抱风车等等酷炫的动作惹得台下新生一片尖叫,女生的都释放出了自己的洪荒之力,挑战了不可能的分贝,连绵不息,男生只剩下羡慕嫉妒恨了!
    唱歌的选手也是音调高亢,余音绕梁,尖叫声自然难免,肚皮舞之类的舞蹈自然是男生的喜好,无论女生跳得好不好看,关键是露出来的多不多,终于轮到他们的节目了,将压抑的怒气化为尖叫释放出来,此时方显男儿本色,只要穿的少,性感无法挡。
    晚会在大家的意犹未尽下圆满结束,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比比皆是,也都选择好了自己的目标,不成功便成仁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现在流行的是不成功就期待下次成功!
    这次晚会之后,肖艾两天没有联系宗亦伟,也没有回微信。
    正当宗亦伟郁闷的不想吃包子的时候,肖艾发来了要邀请他吃饭的微信,没有理由,他也不需要理由,立刻跑到水房把头伸到水龙头下把头发冲干净,外面的温度正好不用打啫喱水,偷摸抹点假正经的化妆品,穿上自认为最帅气的衣服,站在镜子前面反复检查确认完美之后,提前摆好最酷的姿势站在肖艾宿舍楼下,行人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不管,也不需要理解他们眼神的意思。
    肖艾还是那个可爱小迷妹的样子,粉色的外套,白色的运动鞋,充满了青春气息,让宗亦伟的头发顿时因为体温的上升而干燥了不少,他特地选了一个离学校比较远的饭店,好吃不贵,价格实惠,一路上还是有说有笑,不亦乐乎,一扫两天的阴霾。
    两人点的是水饺,饭馆效率还是很高的,很快就已经做好了两盘饺子,可以也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个顾客。
    宗亦伟两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此刻胃口大开,虽然已经是饥肠辘辘,但却极力表现的很绅士,先夹起一个饺子放到口中,刚要咀嚼一下味道,就听肖艾说道:“上次的晚会太成功了,没想到咱们学校有这么多有才华的人!”
    “那是呗,才子佳人多了去了,也不枉我们辛苦布置会场了!”宗亦伟脸上不无得色。
    “那些演员你全认识吗?”肖艾紧接着问道。
    “认识啊,基本都是比较,”宗亦伟不放弃任何一次在肖艾面前炫耀的机会笑着说。
    “那个跳街舞的领舞,你熟吗?”肖艾小声的问道。
    “当然熟了,张赫,我们一届的,食品系的,那家伙确实厉害,街舞跳的那个酷炫,居然是个单身,”宗亦伟把饺子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着,继续炫耀说道。
    “我知道,那你有他的电话号码吗?”此时的肖艾居然有点兴奋和羞涩。
    “有啊,嗯?”宗亦伟脱口而出的说完有,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开始有些难看。
    “那你把他电话告诉我吧,我本来想直接找他要,又怕他拒绝我,所以……”肖艾期期地看着宗亦伟说道。
    “噢,所以你找我吃饭就是为了要他的电话号码?”此时宗亦伟非常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嘴怎么就这么快,没有把门的,这下炫耀好了,吃进嘴里的饺子突然感觉特别的酸,有可能醋放多了,他这么安慰着自己,只是机械地再次夹起一个饺子。
    “也不是了,你也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哥哥看待,你一直都这么帮我,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我第一眼见到他时,就已经深深地被他迷住了,不管怎样,我都要争取一下,”肖艾此时的表情居然是坚定执着的,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这么大胆。
    “哥哥?”宗亦伟一口饺子喷出来,掉在了地上,完整的饺子摔的细碎,里面的馅儿散落一地,这要是在古代绝对是一口心血喷出,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他的心却如此的痛。
    “原来她一直都拿你当哥哥,哥哥是不能和妹妹在一起的,你还跟个山炮似的天天粘着人家,还不知道人家是有多烦你那,哎”,宗亦伟的心里这么想着,吃了饺子怎么舌头还有点苦那,心里跟哈尔滨的交通一样堵,到处找不到出路,怔怔地看编辑评语一直守候的可能是真实,可能是虚幻,你看到的或者你看不到的都会在那里等你!(作者自评)  
    文章版权为红袖添香,由爱散文转载,如果侵权,请联系邮箱(表明标题及链接),我们看到将于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上一篇 : 残酷的魔窟

      下一篇 :秦有佳人(上)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