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微小说
文章内容页

残酷的魔窟

残酷的魔窟

  • 作者: 牛如梅wenxue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8-12-23 10:41
  • 被阅读
  • 残酷的魔窟

         小英子的父母在城里工作,她从小跟着奶奶在乡下生活,由于奶奶年龄大了了,小英子又是个女孩,干起活来难免有些吃力,时常遇到困难,而这时与小英子同班又是同邻的阿光时常来帮忙,讨得老人逢人便夸:“阿光真是个好孩子。”

        小英子和阿光的友谊也越来越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岁月如梭,转眼间小英子十八岁了,他的父母接小英子回省城。

        小英子急忙找到阿光,流着眼泪说什么也舍不得离开阿光,阿光泪流满面地说:“你父母都在省城工作,而我高考落榜又住在农村,咱俩也门不当、户不对、我配不上你,只能做个好朋友。

        二人依依不舍,最终挥泪而别。

        小英子进城后,在父母的操办下嫁给一位厂长名叫阿文,并生育一子名叫秋朝。

        几年后小英子和丈夫带着儿子回乡下探亲,当她得知阿光为了她仍然孑身一人时不由得心生惭愧,便主动找阿光交谈,并亲自搭桥让阿光和同村的艳儿喜结连理,忙忙碌碌几天之后才返回省城。

        又过了几年,小英子夫妇带着七岁的儿子和四岁的女儿再一次回乡下探望昔日好友阿光。

        小英子全家及阿光和身怀有孕的艳儿相聚在酒店里畅饮,酒店里灯光辉煌,照亮着一张张快乐、兴奋的脸、每张脸都像一朵花,听着悦耳清脆的歌声,好似山谷中黄鹂的鸣叫,婉转动听让人沉醉其中。

        小英子他们离开酒店漫步在公路上,月色朦胧宽阔的街道已经深睡,唯有那不知疲倦的路灯睁着明亮的眼睛为夜行人洒下希望的光辉,他们边说边谈,不由自主地来到公园,里面到处散布着芳香的气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竹林,穿过竹林又是一片桂花树,树旁的花花草草在夜光下显得更加鲜艳美丽。

        小英子他们不知不觉地来到一个亭子里,几人坐下谈声笑语,而秋朝和秋萍手拉手像两只小鸟似的畅快飞奔,蹦着、跳着、笑着、他们心里的那个高兴劲就甭提啦!这时艳儿身跟其后,生怕两个孩子发生意外,俩孩子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湖边,突然秋萍一个踉跄跌进湖里,平静的湖面激起了浪花,艳儿见状奋不顾身地跃交中湖里去救秋萍,秋朝慌忙哭喊着去叫爸妈和阿光。

        秋朝的爸妈和阿光赶到湖边时,秋萍已经在岸上啼哭,艳儿却不知去向。

        等艳儿被救出后已经昏迷,小英子阿文和阿光忙抱起艳儿飞奔医院……

        秋天的夜幕比往日要早些降临,默黑的苍穹不见明朗的秋月,只有挂着几颗孤零零的寒星,夜风带着习习凉意吹向树梢,像是悲戚的哭泣……

        病房里十分寂静,在白墙的衬映下,艳儿的脸色显得苍白而憔悴,凹陷的眼睛枯涩无光,有些呆滞。

        阿光坐在病房前,双手抱头、双眉紧闭,焦虑的脸上显出很痛苦很无奈。

        原来艳儿不但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就连她一生中做妈妈的权力也被这场大祸给剥夺了。

        这时,小英子和阿文带着孩子走进病房,小英子拉住艳儿的手安慰道:“艳儿你不要再难过了,要坚强起来,你是因为救秋萍才失去自己的孩子,以后秋萍就是你的亲生女儿了。”

        小英子和阿文时时刻刻陪伴在艳儿和阿光身边,直到二人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才领着儿子秋朝回省城,为了弥补对阿光和艳儿的亏欠,小英子和阿文决定把女儿留在阿光夫妇身边。

        秋萍的到来给阿光和艳儿增添了无限的欢乐,也让他们抛弃了昔日失去孩子的痛苦,忘记以前的烦恼……

        时间瞬间的流逝,转眼小英子和阿文的儿子秋朝已经二十二岁了,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顺利的考到警校,并分配到刑警队工作。

        一天晚上,皎白的月光悄悄地透过枝头,灿烂的星光在天空中闪烁,一眨一眨的,大地已经沉睡,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这时下班很晚的秋朝路过一片树林时,猛然听到有人尖叫:“放开我、救命、救命、”的声音,秋朝闻讯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过去,趁着月光看见三个坏蛋在侮辱一个少女,秋朝对着歹徒挥拳打去,歹徒们露出凶狠的面孔,掏出匕首像秋朝刺去,秋朝敏捷地闪过了歹徒的匕首,一脚踹向另一个歹徒,一拳打在向他扑来的歹徒脸上,不一会儿功夫,三个歹徒被秋朝打的狼狈不堪,抛下少女仓狂逃窜。

        秋朝来到少女跟前,只见少女像只惊恐的小鸟,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双手抱胸,头发蓬乱,慌忙脱下自己的上衣帮少女披上亲切的问:“小妹你叫什么名字?没有什么事吧!”那少女犹如抓住生命的稻草,一下子扑到秋朝怀里哭着说:“好大哥我叫萍儿,多亏你救了我,现在我的钱包和探亲的通讯地址都被歹徒抢去了,我已经身无分文无处安身了。”说完痛哭起来。秋朝忙安慰说:“小妹妹你别哭了,你若不嫌弃的话就跟着我暂住我家吧!

        秋朝带领少女到家里,把萍儿的遭遇给父母说了一遍,小英子夫妇听了之后忙的不可乐乎,慌忙帮她换洗衣服,又是倒茶又是安慰,很快的收留了她,让萍儿做她家里的保姆。

        第二天,萍儿换上连衣裙时,全家人惊呆了,眼前出现一位长着长长的大辫子,白皙皙的面庞上闪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那笔直的鼻子下面有一张樱桃小口朝他们微笑着,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宛如一副美人画。

        萍儿在阿文家里一直表现的很勤快,洗衣做饭样样都干,固此赢得阿文夫妇的喜欢。

        秋朝每次下班回来总要给萍儿带一些礼物,和萍儿一起谈理想、谈人生、白天陪她河边戏耍,晚上陪她公园漫步,萍儿总是“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叫的秋朝心里热乎乎的,他多么希望萍儿做他的亲妹妹那该多好!

        突然有一天,秋朝接到上级命令,让他去外地侦破案件。

        阿文下班回来,见小英子还没回家,就对萍儿喊:“萍儿我给你买套连衣裙,你穿上试试,看看合体吗?”

        萍儿顺手接过连衣裙,不好意思的看看阿文,阿文便下意识地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萍儿穿上白色连衣裙站在镜子前,她那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站在那里显得那么动人那么美,猛然她被人紧紧抱住了,此人正是秋朝的父亲阿文,她连忙挣扎“大伯你不要这样,求求你放开我吧!”萍儿的哀求并没有让阿文停止恶行,而是紧紧的抱着她,亲她、吻她、她拼命的挣扎,而那双有力的双手却使她动弹不得,正在这时门开了,进来的正是下班回来的小英子,阿文见到小英子灵机一动忙“扑通”跪倒用手一指萍编辑评语愿天下好心人:好人一生幸福,好人一生平安。作者牛如梅:13243265768(作者自评)

        儿”是她、是她勾引的我。”

        小英子见此情景顿时怒火中烧,火冒三丈、她怎能容忍丈夫对她的背叛,萍儿给她带来的失望,她像只下山的猛虎一把抓住萍儿的长发甩倒地,打了几个耳光,随后拿来一根鞭子递给阿文恶狠狠的说:”她不是勾引你吗?你给我狠狠地抽,打死这个小贱人。”

        萍儿被打得遍体鳞伤,她抱住小英子的腿苦苦的哀求说:“阿姨我真的没有勾引他,求求你放了我吧!放过我吧!”萍儿的声声哀求并没有打动小英子的心,小英子怎会听她的解释,一脚将萍儿踢倒,仍然喝令阿文继续抽打,萍儿爬到小英子跟前抬起泪流满面的脸哭着说:“”阿姨我真的没有做错事,请你放过我吧!放我走吧!小英子扇了萍儿一巴掌恶狠狠地说:“你在我家吃住数日,做了坏事就想一走了之,你休想。”

        萍儿被打的全身青肿,她拖着受伤的身子艰难的回到房里,失声痛哭起来。

        第二天小英子和阿文为了折磨她,故意让她带伤干重活,稍有不顺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她那强壮的身体一天天衰弱下去,那美丽的眼睛深深的陷了下去,终于有一天萍儿在痛苦折磨下倒下了。

        这时秋朝办案归来见到欲倒下的萍儿,慌忙向前搀扶急问“你究竟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萍儿流着眼泪摇了摇头说:“我没事”说完她强打起精神去干活。

        秋朝看到她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对母亲说:“母亲、萍儿的身体那么虚弱,你们要多多照顾她、体贴她、关心她、不要让她太劳累,让她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就行了!”

        第二天秋朝上班去了,小英子对阿文说:“咱儿子一定是被这个小妖精迷住了,咱得想办法治治这个小妖精,别让咱儿子迷恋上了她,不能让这个小妖精得逞。”

        最后阿文夫妇心生一计,对萍儿百般呵护,关爱有加,精心打扮了一番告诉她送她回家时,萍儿高兴万分,毫不犹豫的跟着阿文夫妇坐进车里,可她哪里想到阿文夫妇竟然把她以八千元钱卖给开饭店的郝老板。

        提起郝老板做生意数年,生意做得十分红火,唯一让他发愁的是有一个儿子又痴又傻,三十多岁了还未娶上媳妇。

        郝老板自从买来萍儿之后,就逼她嫁给自己的痴傻儿子,萍儿宁死不从,郝老板恼怒万分,气愤地说:“你是我花八千元钱买来的,你若不从我儿子你就在我这里打工还债吧!”

        晚上天气闷热,雷鸣交加,大风呼呼作响,不一会儿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上抽,时刻的萍儿孤单的躺在床上蜷曲着身子,心中暗想马上快开学了,郝老板又让自己打工还债,不如趁下雨天逃跑,想到此处便悄悄地推开门窗,把单子撕开系成绳子拴在窗户上,自己顺着绳子往下滑,不料快要落地的时候,撕开的绳子断了,萍儿重重的摔在地上,脚上摔个口子,鲜血直流,风呼呼的刮着,大雨无情的淋湿了她的全身,脚上的鲜血和雨水交织在一起,萍儿顾不得脚疼,强忍着疼痛站起身准备逃跑时,却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郝老板和手下人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跟前。

        萍儿被带回后,遭到郝老板和手下人一顿毒打,只打的萍儿伤痕累累,痛苦万分,她只觉眼前一黑昏厥过去。等她醒来后,郝老板逼迫着她干重体力活。

        一天,萍儿用颤抖的手把菜放在餐桌上的那一瞬间,发现客人竟是秋朝,秋朝抬起头看见萍儿不由一愣”萍妹你怎么在这里?我爸妈不是说你回去了吗?”萍儿忍住将要流出的泪水理也不理,头也不回的走向另一桌。

        另一桌上的客人是一位身材高大,长着黑黑的胡子,四方大脸,满脸的横肉,他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萍儿,狞笑着说:“美女陪大爷喝杯酒吧!”说着他就去摸萍儿的腰肢,恰巧触摸到萍儿的伤痛处,他顿时感到一阵剧烈疼痛,身子踉跄一下,几乎跌倒,秋朝见状,纵身跃去,急忙扶住萍儿。

        这时郝老板走过来让人把萍儿带下去,然后拱手说:“诸位对不起了,刚才的那位服务员身体有点不适,已经回去休息了,请大家不要介意,望多多包涵。”

        天色已晚,秋朝对郝老板说:“刚才的那位服务员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她。”

        郝老板“哼”了一声傲慢的说:“他身体怎样爱你屁事。”秋朝听后上前一把抓住郝老板的衣领,“快点告诉我萍儿到底在哪儿?”郝老板避而不答,秋朝对着郝老板一阵全腿相加,一拳打碎了郝老板戴的眼镜,打的鼻口流血,郝老板喘着粗气:“说她在二零一号房间。”秋朝听后忙跑向二零一号房间,当他推开二零一号房门时,只见秋萍躺在床上浑身哆嗦,脸色焦黄,紧咬着嘴唇,秋朝连忙抱起萍儿向医院飞奔而去。

        医院门外,秋朝焦急地来回走着,门开了大夫走了出来,秋朝急问:“大夫她怎么样了,大夫说她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她伤势严重,高烧还没有退,还需住院治疗,你快去交住院费吧!”

        在萍儿住院期间,秋朝时刻守在萍儿身边,亲自熬的营养粥并且一勺一勺的喂她,帮她盖被子,晚上趴在萍儿的床前守了一夜,在医生的治疗下和秋朝的精心护理下,萍儿很快康复了。

        出院当天秋朝让护士照顾好萍儿,自己回家让父母开车来接萍儿回家。

        秋朝回到家里推开房门一看,家里来了客人,小英子对刚进门的秋朝介绍说:“这就是收养你妹妹的阿光叔和艳儿婶。”

        “我妹妹哪?”秋朝急问。

        阿光说:“孩子我对不起你们,更对不起秋萍。”说着递给秋朝一封信,秋朝打开信一看上写:叔父叔母我深深地体会到,您把我抚养大是多么的不容易,为了我你们吃苦受累,供我上学是多么的艰辛,为供我上大学你们负债磊磊,我多想为你分担一些,为此这个假期我去城里打工,顺便找我的父母和哥哥,另外我也想见见与我分别是十六年的父母和哥哥,我知道告诉你们你们也舍不得让我孤身一人去千里之外寻亲,我只有隐瞒着您二老去找他们了,找到他们给父母和哥哥一个意外惊喜,望叔父叔母不必担心,务必挂念,我很快会回来的,再见吧!叔父叔母。女儿:秋萍。

        阿光说:“当我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很难过,她既然想见你们,就如她所愿吧!快开学了还没见萍儿回去,我们只好找到这里了。”

        艳儿掏出一张单人照片说:“这就是秋萍。”

        小英子阿文接过照片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顿时脸色苍白“啊!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怎么会这样呢?我的女儿爹娘不是人呀!是爹娘害的你呀!”秋朝接过照片一看,照片上正是萍儿,一位亭编辑评语愿天下好心人:好人一生幸福,好人一生平安。作者牛如梅:13243265768(作者自评)

      上一篇 : 薰衣草之爱情未晚

      下一篇 :猜到的温柔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