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微小说
文章内容页

曾经有个人,视我如生命

曾经有个人,视我如生命

  • 作者: 清月流殇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8-12-23 10:41
  • 被阅读
  •  

        他对我的爱,我历历在目,我对他的情,无人能懂,但是我们谁都没有僭越友情的界限,他拖着羸弱的身躯守护着我,直到我找到那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而我却一无所知。

        1.被误解

        “叮铃铃……”一阵门铃声响起。

        我擦着湿漉漉的秀发,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房间门口,问道:“谁啊?”

        “工作人员,麻烦请打开一下门。”我从猫眼里看到一个服务生回复我。

        我一边询问着有什么事,一边打开房门。

        可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我的现任男友徐浩竟然出现在了门外,我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不让我进去?”他冷着脸问。

        “哦,哦,进来吧!”我把房门打开,让他进入房间。

        而之前那个服务生盯着我看了一下,便又悻悻地转身走了。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今天回家吗?”我没有意识到他表情的不对劲,边问边往屋内走。

        此时,卫生间传来一声开门声,紧接着是一个男性的询问:“刚才谁敲门啊?”

        安以轩同样顶着湿漉漉的乌发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一瞬间,屋内的气氛骤然下降,安以轩盯着徐浩,而徐浩也盯着安以轩。

        我突然意识到事态的不对,连忙对以轩解释道:“这是我男朋友徐浩。”

        不待我向徐浩解释,他便迫不及待地开始盘问:“戚然,你不打算向我解释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我扯着徐浩袖子撒娇说:“这是安以轩,我的好朋友,我经常向你提起的。”

        他拨开我的手,扭过头来发问:“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他不禁提高了分贝。

        “那么大声干什么,五一长假,没有房间了,所以只能住一间了,我也没办法。”我理直气壮地回复。

        他抬手指着我,然后又放下说:“好,真好,没房间了。”

        他苦笑道:“你背着我开房竟然还理直气壮,我和你在一起时你都没有和我住过一间房,你是打算脚踏两只船?”

        是啊,为什么我敢和以轩住在一间?答案是我信任他,而徐浩,我的男朋友,我却不敢。信任不是一朝一夕的,它是需要通过时间培养出来的,我和以轩相识了六年,我了解他的为人,而徐浩,我们在一起只有一年。

        即便如此,我也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应该相信我的解释,对啊,他同样不信任我。

        “不管你信与不信,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不打算解释。

        今天是我二十二岁生辰,恰好也是五一假期,徐浩说要回家,我没有反对。以轩要来找我庆生,我欣然接受了,可现在的局面并不是我想要的。

        “今天是你生日,我本来想假借回家的名义,晚上给你一个惊喜,可我看到的却是你们住在了同一间房,戚然,你让我如何相信,难道看见你们在一张床上?”他的语调从平淡到歇斯底里的低吼。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不知道是因为他的不信任,还是因为他的侮辱。

        安以轩突然冲上去给了徐浩一拳,不愤地说道:“我不允许你这么羞辱戚然,我们没发生任何事,是你自己太龌龊。”

        徐浩用手蹭点嘴脸的血迹,冷笑着对我说:“戚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安以轩突然揪着徐浩的领口,用警告的语气说:“我提醒你,不要对戚然有任何小动作,否则,即便是坐牢,我也不会放过你。”说完,安以轩松开了手,把徐浩往后推了推道:“好了,你可以滚了,这里不欢迎你。”

        徐浩又看了看我,转身不屑地离去。

        “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不不屑要。”

        这是徐浩临走留下的话,安以轩作势要冲出去,我拉着他的胳膊轻叹了一句:“算了。”

        然后我呆呆地坐在床沿上,就这样愣了一个小时。其实分手并不是多么不寻常的事,只是结束的方式不对。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以轩蹲在我面前,轻抚着我胳膊说:“丫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让你的生日如何糟糕。”

        我缓缓地抬头,看着他满脸愧疚的表情,苦笑道:“不是你的错,这是我俩之间的问题,你不用自责。”

        “好了,没事,对我来说这不算什么,睡觉吧,跑了一天了,早都累坏了。”我拍了拍他的背,打着哈欠说。

        大三的这场恋爱就在误会中结束,后来徐浩和我室友好了,我不曾说过什么,因为这已经和我无关了。

        2.车祸

        大学毕业后,我和安以轩在一个城市工作,我做了室内设计师,需要走南闯北地四处奔波,安以轩进入了IT行业,生活相对稳定。

        然而我爱的却是另一个人,不是徐浩,而是和徐浩分手后认识的薛凯,然而他却没能和我在一个城市工作,毕业后,他的父母便把工作安排在了家乡。

        我和薛凯从毕业就筹划着未来的生活,可是,距离产生了隔阂,而不是产生美,长期的分离早已沉淀了两年的恋情,我和他的话题也变得越来越少。

        直到有一天,在电话里他告诉我:“然然,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可是两个人如果不能在一起,又何必受异地的痛苦呢,真的对不起,我坚持不下去了。”

        我没有说太多话,其实从他工作上服从了父母的安排开始,我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段恋情的危机,可是,为什么我的爱总是经不起磨练呢?为什么每一场恋情就注定着分手?为什么我总是被抛弃的那个?

        我不是花言巧语的妖精,更不是普度众生的僧人,我只不过是一株卑微的小草,期待着在乱草横生中,能够撑起自己的一片天,能够拥有自己的一片净土,能够被人小心地呵护,难道我有错吗?

        我不断地扪心自问,可是我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没有哭,甚至没有一滴眼泪,只是淡漠地挂了电话,然后如行尸走肉般漫无目的地走着。

        寒冷的页吹动我蓬乱的秀发,我踩着恨天高,神情低迷地走过一家酒吧,然后倒回去,径直走了进去。

        一杯接着一杯,我的内心有痛楚,也有悲哀。我在爱情的世界游戏,可是最终还是自己受伤,我不甘心。

        “找以轩,有他在,我就不会那么痛了。”我趴在酒吧的吧台上,把挎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倒出来,找出手机,播出那个即便醉酒也熟记于心的手机号。

        “喂,喂,以轩,过来找我。”我半醉半醒着拨通了他的号。

        他语气低沉这么:“你在哪,声音怎么这么嘶哑?”

        “我在酒吧,我想你。”

        “你有咽炎怎么能喝酒,你待那里别动,我马上过去找你。”他有点生气地说。

        挂断电话,我继续喝酒。

        安以轩给我手机安有他设计的软件,我都不用给他说地点,每次在我需要时,他总能及时地出现。,这次也不例外。

        我随心所欲地喝着啤酒,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伸出来一只手把酒杯给我拿了去。

        我睁开扑朔迷离的眼,看到安以轩带着愤怒坐在我身边,当然醉醺醺的我不曾看到他眼底的心疼,和紧攥着的双手。

        “丫头,发生了什么事了?”他略带焦急地问。

        “哈,我告诉你哈,你不要告诉别人哦,这是秘密,我又被甩了。”我趴在他耳畔轻轻地说道,又防贼似的喵了喵四周。

        “那是别人不知道你的好,是他们不配,你又怎能拿别人的错误来伤害自己的身体呢?”他轻抚着我的头说道,“好了,我们回家好吗?”

        “你别哄我了,我当初也是这么觉得,可是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场恋爱是成功的,为什么?以轩,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我不咸不淡地问,“来,陪我喝酒吧,喝醉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我开车来的,不能喝酒,丫头,不要这样子,好吗?”他带着哀求的语气对我说。

        “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哭出来什么都好了,别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求你了。”

        “以轩,我不甘心,不甘心这样的爱情,呜呜……”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趴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

        在他的面前,我所有的故作坚强都不复存在,也只有在他面前,我能卸下一切伪装,原原本本地做回自己,做回那个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自己。

        哭够了,我在他衣服上蹭了蹭泪水,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然后又往后倾去,然后一双有力的双臂稳稳地揽着我。

        安以轩扶着我走出酒吧,把我放在路口,然后嘱咐了两句:“你坐在这里千万别乱跑,我去提车。”

        我看着他去提车,然后缓缓地爬起来,一步三摇晃地往前走。

        “红的,哦,不对,绿的,可以过,嘿嘿。”

        一道刺眼的光线瞬间打在我的脸上,我下意识用手去遮挡,然后听到的是一阵刺耳的车喇叭声“滴滴滴……”,接着便是在一个人的怀抱中,被强大的冲击力抛起,然后落下。

        在滚落停止时,我看到了旁边的安以轩,他头上流着血,我想去拍他,可是我全身麻木,没有知觉,根本动不了。

        “以轩,以轩……”我的喉咙发出细微的声音,然后意识开始模糊,我隐隐听到有人说:“喂,这里有人出车祸,在……”

        3.对不起

        当我再次睁开眼来时,我已经在一间充满消毒水的病房内,旁边的护士正在给我扎针。

        我闭着眼回忆下我残存的记忆,应该是出了车祸,对,那安以轩呢?

        我突然抓住护士的胳膊,急急地问:“是不是还有一个男的和我一块被送进来?他在哪?”

        护士把我的手平放在身体上,关切地说:“你不要激动,你说你男朋友哈,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如果他能熬过今晚十二点,那么久没事了,你先不要担心。”

        “不行,我要去陪着他,把我把针拔了吧。”

        “可是你的身体状况,虽然当时你男友护住了你,但是你还是擦伤了很多处。”

        “没事,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那好吧,我扶你过去,不过你要穿上隔离衣。”

        “嗯。”

        当我坐在安以轩身旁时,我的内心充满内疚感,如果不是因为我,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他不会躺在这里,生死不明。我宁愿当时他没有冲过来,宁愿没有喊他来,那样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明明知道无法躲避,还要冲出来呢?”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你这样。”

        “你起来哈,你不是说要一直保护我吗?”

        “求求你,千万要醒来,否则我会内疚一辈子。”

        “以轩,是我太自私了,总是伤害你。”

        ……

        我不断地和他说话,说一些不曾说的话,道一些无法言明的感情,体力的不支让我意识不再清晰,眼睑缓缓地合上,渐渐地我趴在床边沉睡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赶忙抬头去看安以轩,他微笑着和我打招呼:“醒了哈,你怎么不去床上睡,趴在这里多难受。”说着他用手轻轻捋着我的头发。

        我的泪水簌簌地往下落,傻笑着说:“你醒了,我以为……”

        “傻丫头,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乖,不准哭,再哭就不漂亮了。”他用指头拭去我的泪水,宠溺地说道。

        “谁傻哈,你才傻,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我的神情有些暗淡。

        “傻丫头,我不对保护你,谁保护你。”

        “可是,我不值得你对我那么好,不值得。”

        “丫头,你要知道,在我心中,你值得拥有所有的美好。”

        “我……,对不起”

        “不要对我说对不起,能呼护你周全是我最大的幸。分手了也没关系,以后会有更好的,不要想不开,答应我!”

        “嗯,我知道,不是我想不开,我以为那是绿灯呢。”我吐了吐舌头。

        “呃……,丫头,你也太……,以后你该怎么办,这么傻。”他无奈地笑了笑。

        “嘿嘿。”我傻呵呵地笑着。

        在我俩的世界里,我依恋着他,有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他,但这段感情绝不会上升为爱情,我不允许它被爱情玷污,我只想单纯维护这段感情,毫无杂质的。

        如果把这段感情爱情化,我怕,怕最后和其他的恋爱一样,怕失去他。

        4.我要结婚了

        后来,父母在家给我安排相亲,我的年龄确实不适合再拖,我也不想再伤害他。

        通过长时间接触和尝试恋爱,我认同了父母给我介绍的对象徐聪,一个老实的工程师,他对我也挺好,他的家里也催着他结婚,所以我们便成了对相亲情人。

        一年后,在双方父母的怂恿下,我和徐聪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我的婚姻当然不能少了安以轩,给他喜帖是我自己亲手写的,由他的兄弟李郅代为转发。

        结婚前夜,我拨通他的电话,在“嘟嘟嘟”几声响后,听到了他慵懒的声音:“喂,丫头,新婚前夜,给我打电话可不好哟。”话中带着戏谑。

        “你又在忙吧,听着应该是很累了吧,别太努力了,要懂得劳逸结合好不好。”我关怀地嘱咐他。

        他每次都能猜到我的小心思,这次也不例外,直接切入话题:“丫头,你不会打电话是为了这个吧,说吧,什么事?”

        “嘿嘿,当然不是喽,拜托,我明天就要结婚了

      上一篇 : 你要讲……

      下一篇 :浮生十记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