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散文莫言
详细列表页
  • 100
    2018-05-05
  • 一     春节前,我从外地赶回高密东北乡与家人团聚。进了家门,屁股尚未坐稳,父亲好像极平淡地说:“你八叔来信了。”     我站起来。     我们家是八十年前从县城...[浏览全文]

  • 62
    2018-05-05
  • 元朝的时候,我们那地方荒无人烟,树林茂密,野兽很多,有狼有豹有猞猁,据说还有一窝老虎。明朝的时候,朱元璋下令往这里移民,还把一些犯了错误的人撵 来。这里人烟渐多,树林被砍伐,土地...[浏览全文]

  • 97
    2018-05-05
  •     我的屁股正巧墎在越军埋设的一颗小香瓜那么大的地雷上,我一坐下时就听到——就感觉到一声细微的叹息,好像有一个小弹簧被我的屁股压缩得很紧张,我立刻知道十分倒...[浏览全文]

  • 95
    2018-05-05
  • 其实,那时候的战争并不是如我们想象出来的样子,当然谁也不敢因为我把战争想象成那个样子而把我枪毙掉——固然谁枪毙了我我就感谢谁——但战争确实不是...[浏览全文]

  • 54
    2018-05-05
  • 一     黎明时分,震耳欲聋的连串巨响把正在恶梦中挣扎的孙寡妇惊醒了。她折身坐起来,心里在嘭嘭乱跳,头上冷汗涔涔。窗外,爆炸的强光像闪电抖动,气浪 震荡窗纸,发出嗦嗦的...[浏览全文]

  • 52
    2018-05-05
  • 又一个凌晨,札幌海面上的大团浓雾缓慢地向陆地移动。它们首先灌满了林木繁茂的山谷,然后蓬勃上升,包围了山峰与峰上丛生的灌木。黑岩壁上那道跌跌撞撞注 入谷底的清泉,在雾里放...[浏览全文]

  • 48
    2018-05-05
  • “他们为啥非要穿过沼泽,非要穿过沼泽到这边来,这边难道果然就比那边好?那边难道就不生长地瓜和茅草?为什么非要横穿沼泽?绕点路走好道不行吗?费那么多辛苦死那么多人值得吗?&...[浏览全文]

  • 70
    2018-05-05
  • 1927年4月的一天,我爷爷扛着锄头到田里去锄小麦。从头年秋天开始,跨过一个漫长的冬季和一个荒凉的春天,几乎没下一点雨雪。河流干涸,池溏见底, 一堆堆蝌蚪干死在臭水坑里。井水...[浏览全文]

  • 35
    2018-05-05
  • 小镇新近开拓加宽还没来得及铺敷沥青的大街上空空阔阔,没有一个活物在行走。六月的毒日头火辣辣地烘烤着大地,黄土路面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目的褐色光芒。空 气又黏又烫,到处都眩...[浏览全文]

  • 87
    2018-05-05
  • 他长得很丑,从身材到面孔,从嘴巴到眼睛,总之——他很丑。算起来我当兵也快八年了。这期间迎新送旧,连队里的战士换了一茬又一茬,其中漂亮的小伙子委实 不少,和他们的感...[浏览全文]

  • 79
    2018-05-05
  • 一个饿怕了的孩子自述二     前几天在史坦福大学演讲时,我曾经说过,一个作家读另一个作家的书,实际上是一次对话,甚至是一次恋爱,如果谈得成功,很可能成为终生伴侣,如果 话不投机,...[浏览全文]

  • 94
    2018-04-13
  • 对于文学,我还是入门者,还正处于初级阶段,我不认为我是诗人,是作家,因为我至今尚未理解它的深奥。我只是粗略的去感悟,去聆听,由此,到现在我真正的文学观念还没有建立起来。 我爱文...[浏览全文]

  • 69
    2018-04-13
  • 大约七八岁的时候,就开始读鲁迅了。这绝不是也绝不敢自夸早慧,也绝不是绝不敢想借此冲淡一下那些德高望重的革命作家涂抹在我脸上的反革命油彩,那时 的读鲁迅的...[浏览全文]

  • 92
    2018-04-13
  • 文论:我以为各种文体均如铁笼,笼着一群群称为作家或者诗人的呆鸟。大家都在笼子里飞,比着看谁飞得花哨,偶有不慎冲撞了笼子的,还要遭到 笑骂呢。有...[浏览全文]

  • 45
    2018-04-13
  • 7月6日晚,带着书、衣服、药品、食物等诸多在这三天里有可能用得着的东西,搭出租车去赶考。我们很运气,女儿的考场排在本校,而且提前在校内培训中心定 了一个有空调的房间,这样既...[浏览全文]

随机推荐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