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香山行记

香山行记

  • 作者: 水静莲香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9-01-25 15:48
  • 被阅读
  • 香山行记

    (一)照金福泽地,古来多英杰 暮秋时分,念叨多时的登山赏秋之旅终于成行,足以让人精神一振。生发出这个念头久矣,可惜接连几个周 -->      

       (一)照金福泽地,古来多英杰   暮秋时分,念叨多时的登山赏秋之旅终于成行,足以让人精神一振。生发出这个念头久矣,可惜接连几个周末或因琐事缠身或因天气不好而未能成行,一口怅然之气久久萦于胸间,翻腾奔涌,让人倍感焦躁。好在这个周末终于摆脱俗事搅扰,天气也很是晴朗,于是欣然前往。总算是抓住了秋的尾巴,情绪也总算有所纾解。

        此行的目的地在陕西铜川的照金镇,照金一名,起于隋炀帝。相传隋炀帝曾巡游至此,看到漫山的红叶似火似霞,极为壮丽,赞之曰“日照锦衣,遍地似金”,原本毫无声名的照金据此名传天下。

       隋炀帝的功过后人争议颇多,各有各的说辞。去礼远众称“炀”,单这谥号便有大大的贬损之意。先撇开隋炀帝的政绩不说,单看他对照金的赞赏与流传下来的诗词来说,他尚算得一位颇有文人气质的帝王。历史人物最忌脸谱化,有些先入为主的观念一旦落地生根,就很难再改变,真是误人误己。关于隋炀帝,初步印象便是“暴虐”,以至后来了解了大运河的巨大功用,了解了他在疏通丝绸之路上起过的重大作用,了解了他一生的南征北战,竟然怀疑起这些事件的真实性来。弊在当代,利在千秋,算得是后世对这几仲曾在当时招致民怨迭起的大事件比较公允的评价吧!而今,历史的烟云早已雨打风吹去,一切只能静待人心的考量与时光的打磨。

       照金丹霞地貌独特,宋代山水画家范宽以照金众山为原型创作的《溪山行旅图》乃成传世国宝。有“一圣四杰故里,养生保健福地,西北革命摇篮,千年佛教圣地”之美称的就是这照金。除范宽外,还有隋唐时期著名医学家“药王”孙思邈,西晋哲学家傅玄,唐代书法家柳公权,唐代史学家令狐德棻,均出生于此。由此可见,照金确是一块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人文福地。重重叠叠的山脉此起彼伏,似断还连,陶染着一颗颗聪慧的心智和高贵的灵魂,孕育出一份份阔大的胸襟和艺术的情怀。山上各色树种争相竞秀,红黄橙绿赭,让人目不暇接。山中又有泉、溪、瀑、潭、湖、河等,山水相依,秀丽异常。更有多处天然溶洞,更是奇异灵秀。

       这样俊美的一方土地,自当孕育出一些豪气干云的壮志和生动感人的故事来。当代很多人对照金的熟悉更多的是缘于照金是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是红色革命的摇篮。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依据山形地势,凭借过人的智慧和坚韧的品性,在极为艰苦的革命形势和作战环境中,谱写出一曲曲壮丽的篇章,人民应当永久地记住它并深切地怀念它。   照金不仅英雄浩气长存,佛性的光辉亦是感人肺腑。很多人耳熟能祥的秦腔《香山还愿》便是发生在这里。那个善良真诚,聪明灵秀,一心向佛的美丽公主的品性,最是与此处的山灵水秀相契合。香山西峰顶的同善寺现在尚有一只搭救妙善公主的猛虎塑像。至仁至善的美丽公主究竟是观音的转世亦或是后来修炼成为了观音,只能从后世流传的种种传说中去猜想辨析了。但此处供养观音的真身却是众所周知,每年庙会时节,总有天南地北的善男信女千里迢迢赶来香山烧香拜佛祈愿。而香山,必以她阔大的胸怀来接纳每一个信众及游人,必以温柔的眼眸来抚慰每一颗飘荡的灵魂。   

          (二)极目云天远,江山一望收   去往照金的路上,山势一路绵延起伏,游人仿佛步入了一卷无尽的山水画中,重重叠叠,却各不相同,即使看上一天,估计也不觉厌倦。山间的公路蜿蜒曲折,两边盛装的各色树木热情地张开双臂迎我们入怀。这时入眼的皆是繁复不尽的缤纷色彩,已顾不得细细去分辨到底是什么树以及树形是否优美。黄土高原上看惯了一马平川的开阔与灰蒙蒙的树,以及千沟万壑的错综线条与灰败瘦寂的单一色调,照金暮秋的绚丽繁盛实在是让我的眼睛不够用了,看了左边又怕错过了右边,车子行太慢又着急看不着香山。不能不感叹,这真是大自然的神来之笔,无意间把一个巨大的调色盘打翻在此处,色彩的厚重堆积与纷繁变化,直让人感觉脑子里存储的词汇真的太过匮乏。一时间只能惊诧着,欣喜着,激动的心绪似是填满了胸腔,想要长啸,想要停下车子手舞足蹈,想要在山路上奔跑。 

      眼前的一座座山渐渐在眼前幻化,模糊,在艳阳映照下似是一个个明艳的仙子漫舞霓裳,明眸流转,占尽了秋色还嫌不够。   车子继续曲折绕行在山路上,且敛敛心神,再细细观览吧!有的山以灰白打底,簇簇丛丛的黄绿点缀;有的山以黄绿为主色,嵌以深浅不同的红色;有的山阳面光彩明丽,背阴处则灰灰绿绿,有的山顶上红艳锦簇,山腰以下则疏朗清隽。有时又突然从锦绣堆集处现出一座或几座暗灰的石山来,山体如刀削斧凿般挺拔着,让人心里直发颤,总担心山顶会突然倒掉下来。就在如此危崖耸立处,却见数十人正在攀岩,悬在半壁的人影横成一排,感觉自己的心也高高地悬在半空了。    香山红叶这几个字实在太诱人,总猜想那必是漫山红透,如火如霞的,可终于来到了香山脚下,抬头一望,却很是怀疑来错了地方。这座山和沿路的山差别并不大,山上红黄绿相间,只感觉稍稍比其他山高一点。心下不免有些失望,但既来之则安之,且爬上山顶看看吧!上山的路并不陡,车子可以随意行驶的,为了能更好地领略沿途风景,体验登山的妙处,我们几个决定步行。

       这才发现,原来山上更多的是黄栌,槲栎,火炬,龙柏,侧柏等树种,并没有想象中的满山红枫,果然,人是应该走出书斋,不然极易堕入想当然的境地的。许是我们来的迟了些,槲栎的叶子已开始干枯,颜色分别呈现出深红暗红和酱紫,我们在远处看到的红叶便是它和火炬的叶子了。槲栎的材质不宜做家具器物,实用价值不高,因此才有“槲栎之材”之说,但它却是极好的园林观叶树种,若是早来一两周,必能欣赏到它最炫目的姿彩。黄栌的叶子有金黄和橙黄的变化,也极是明艳。最有趣的是龙柏,高挺的圆柱状在万木丛中显得很是突兀,仿佛一些玩闹的孩童在草地上插上了几根棍子。

       没费多少功夫,我们便爬到了西峰顶,同善寺的殿宇佛阁便在眼前。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更显堂皇,微风吹来,檐角的铃铛叮当作响。这里的主要建筑有天王殿和正殿,正殿里面供奉着观世音菩萨。菩萨头戴宝冠,手持净瓶,坐在莲花宝座上。   香山又叫笔架山,整体山势东西走向,主峰有东峰、中峰、西峰依次排列,酷似一个巨大的笔架,又像一个巨大的香炉,远望之,东峰、中峰、西峰尤如三根顶天香柱插入炉中。

       于我这个向来不爱烧香理佛的俗众而言,寺庙只是山的附属,我只愿把更多的目光投注于森林,投向远山与白云。  站在峰顶极目远望,山之周围,万顷林海、色调纷繁,崇山峻岭、云雾缭绕。一时间,很多的思绪哽塞在喉,却难以用精准的言辞表达出来,想用笨拙的画笔去描绘,想用诗意的情怀去捕捉。此刻,有“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有“山一重,水一重”的咏叹,有“江山如画”的赞颂,却终究只能满怀着欣喜与缺憾独自归去。   是我的眸光不够清亮,是我的情怀太过粗犷,是我的诗意总是生涩,我才难以把你全部的美久久的,真真切切尽收眼底,揽入怀中。香山,我终究是欠了你的吧!

       车子渐渐驶出照金,再回首望一眼那斜阳下半是明艳半是灰绿的山吧!

      上一篇 : 西安印象

      下一篇 :又登白云山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