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牛跟梨的相识

牛跟梨的相识

  • 作者: 雨芙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9-01-25 15:50
  • 被阅读
  • 一年四季,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我们的家乡一年需要种好几季的庄家。田里冬天可以种油菜,夏天可以种水稻。地里冬天依旧油菜,夏天就 -->        

    一年四季,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我们的家乡一年需要种好几季的庄家。田里冬天可以种油菜,夏天可以种水稻。地里冬天依旧油菜,夏天就是玉米。田跟地有些区别,田都是在有水源的地方,而地却是在半山腰,或是干燥没有水源的地方。

     

     这一年正好赶到夏天的来临,油菜收割完后开始耕地,地里的土都是硬邦邦犹如石头一般,需要再次翻耕后继续种庄稼。赶上了父亲外出,不在家中。回想起那年真是有些犹新茫然,当时也是在八九岁的样子。母亲就想着我跟兄长一起去地里把地耕了。可是这么小没有尝试过驾驭牛的本领。

     

     固然心里是有些胆怯,当时的力气只可以扛三十斤的货物就算是很了不起。不过耕地的工具叫梨,这工具有点像大拇指跟食指之间的形状,弯曲拱形,大概有五十几斤左右沉重。刚开始的梨是木头做的,自然有些像庞然大物。跟自己弱小的身躯相比那称之为大巫见小巫。这木头做的梨如何能把僵硬的泥土翻新呢!

     

     这梨的下方有尖锐的铁片,插入土里。牛在前方带着这梨的走动。手需要把梨抬高,这样铁片就往土里深入。加上牛的体力,几个小时以后这地自然就跟新的一样。后面生活的条件好后几乎每家每户都是买的铁梨,这样体型自然小些。也比木头的轻松许多。

     

     这地里翻新后只是第一道程序,土依旧是大块成形的。也无法播种,接着就用一种工具,四方形的。我们叫他耙,有一平米左右大小,上面是木头。木头下方有几十根小铁钉。密密麻麻钉在木头下方。留有一寸多长尖锐的头出来。平铺在地上。依旧用牛在前方带路。来回几次后泥土松落,蓬松了许多,泥土细小。

     

     在耕地的过程也是依然艰辛而痛苦的。当时的自己依旧弱小,自己和牛相比都是相差甚远。如何能驾驭这庞然大物,也只能用声音的嘶吼。耕地的时候对于牛和人之间也是有些灵性。我们跟人之间说的话,牛是听不懂的。那么用什么可以让牛听话呢!老一辈人就自创一套语法吧,牛果然能懂。对于牛有几个指令,左、右、停、走。

     

     左右在家乡话对牛说都是 北北、累累。我自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道。只知道是北北左、累累右。停是咦..这个需要拖着声音。走有好几种说法,有 去、架、嘿、走等等几乎走的指令是出声就算走了。一般牛都是不太听懂人话。所以在往前走的过程,牛会歪着、斜着走。这样耕地就是不均匀,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种工具可以让牛更听话一些。

     

     牛的鼻子在小的时候都不是对穿的。后来因为人们想驾驭牛所以用绳子把牛的鼻子打孔,栓着一根绳子。应该鼻子肉比较细嫩,拉动绳子牛的鼻子就疼。这样在耕地的时候都会有左右两根绳子。若牛跑偏了就往不偏的方向拽。这也就把牛成功制服住了。在太阳的照射下,地里的万物开始生机勃勃。各种动物的叫声依旧响亮。

     

     这一天来回的折腾也是够累。中午是母亲回家做饭,做完后带到地里。三人一起吃饭,如今最想念的是在田里吃着午饭,不管是在收割稻子、油菜、玉米,几乎都在地里吃着午饭,这种独特的味道依旧回味。不管菜是多么的朴素,吃着跟有肉一样的香。这是一种大自然的生活,朴素的时光里带着一点点艰辛。一步步走着下去,不为富贵,只为健康。下午也是忙了几个小时,五点半后天快黑了。收着工具就回家吃晚饭。这样疲惫的一天睡的很香很香。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