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经典散文
文章内容页

最美的二叔

最美的二叔

  • 作者: 点点星辰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9-01-25 15:51
  • 被阅读
  • 开垦一片土地,买下几支南国的竹,围成一道篱篱疏疏的墙,我用我的感动为犁,精心耕种这北国肥沃的黑土地,将你的大爱无疆的故事幻化 -->             开垦一片土地,买下几支南国的竹,围成一道篱篱疏疏的墙,我用我的感动为犁,精心耕种这北国肥沃的黑土地,将你的大爱无疆的故事幻化成一粒粒丰盈饱满的种子,播撒在红尘故里,不惧凄风苦雨,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收获一季的锦绣繁花、累累硕果......题记    那是一个风雪肆虐的季节,萍和飞的爸爸无奈和凄苦中告别了这个世界,萍和飞拉不住青春躁动的妈妈的衣襟,孤单无助地卷缩在阴凉黑暗的土屋里,锅是冷的,灶是凉的,炕上没有一丝丝的暖意,姐弟俩泪眼婆娑,是那样的无望和哀伤啊,像两朵娇嫩的花朵被突然抛进了万丈深渊,只有窗外的狂风暴雪光顾了关不上的门,五岁的萍紧紧地拥着幼小的弟弟,试图用自己微暖的体温慰藉弟弟的心灵。“那时候啊,俩孩子真是可怜啊!”萍和飞的奶奶一边做着不打紧的针线活一边与我聊家常。奶奶已年迈且多病,早年的磨难和操劳使她疾病缠身,满头华发了。一说起两个没爹没妈的孙子孙女,老人家的语调就梗咽,眼中就闪着干枯的泪光。    萍和飞的爸爸是家中的兄长,本来身体是结结实实的,是兄弟中比较能干的一个,但是,为了他那不愿意着家的媳妇儿生气伤心,为了那一双幼小的儿女,又当爹又当妈,还得下地干活儿,心力交瘁的他,终于身体日渐不支了。萍和飞成了“孤儿”!萍和飞仿佛一夜之间成了大人,同龄孩子不必去想的事,她们得想,同龄孩子不必干的活儿,她们得干。萍为飞洗衣做饭,飞为姐姐抱柴火、捡煤渣。    人间至爱是亲情。在萍和飞吃了几顿“百家饭”之后,在萍和飞用孩童的智慧和勇敢扑灭了一场家中的火灾之后,她们的二叔从部队回来了!二叔伸出了他那双温热厚重的大手,二叔敞开了他那宽阔结实的胸膛,将萍和飞接到自己的身边,纳入自己的心中,他要让姐弟俩从此无忧无虑、健康成长!    父爱如山情无尽。二叔关爱着萍和飞就像辛勤的园丁一样,他为这一双侄男侄女剪掉成长路上的枝枝叉叉,洗涤前进路上的污泥浊水。年幼的飞一度迷恋上了网络游戏,经常往网吧跑,小小少年挣不到钱消费竟然去偷!二叔一身的正气,军旅生涯锻造了他的善良和正直,他怎能容忍、又怎能放任自流,他寝食难安啊,此时此刻,他要与家人携手同心将一个失去父母疼爱的迷途羔羊拉回来。他找到了弟弟们商量挽救飞的办法,结果有一天,飞的三叔在飞又一次偷了邻居的钱去玩游戏回来的时候痛揍了飞!看到飞那红肿且破了皮的屁股、青紫带血的小手,二叔心疼啊,尽管他生气时也想打飞几巴掌,但是,他下不了手,他是连小虫都不肯伤害一个人,尽管如此,面对飞被打得惨状,他没生弟弟的气,把飞拉过来抚摸着他的小脸儿轻轻地问:“疼吗?”飞答:“疼。”二叔缓缓地再次告诫飞说,“偷儿”是没出息的,是让人痛骂的,耐心地讲叔叔们的苦心。最后,问飞:"喜欢二叔吗?"飞答:“喜欢。”“喜欢当兵吗?”“喜欢。”“好啊,你好好的,二叔保证你长大了去当兵,当一个威武帅气的、保卫祖国的一个兵!”飞笑了,开心的笑容绽放在委屈成一只苦瓜的小脸上,显得那么楚楚可人。    悠悠岁月爱嫣然。二叔的家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小户,生活是紧紧巴巴的,二叔承担了萍和飞的所有的吃穿用度,他的心里又多了一重心思,他要重点关注一下飞的成长,培养男子汉那是他替大哥要承担的父亲责任,而二叔为了生计,努力创业,勤劳致富,家人为有这样一位能干的人儿自豪且幸福着。春天,萍和飞跟着二叔到春光明媚里踏青,欣赏那北国风光、万顷碧波;夏日,萍和飞跟着二叔到那广袤无垠的黑土地里,品味那一望无际的良田沃土、绿野仙踪;秋意阑珊时,二叔带着萍和飞将那一车车大豆和高粱拉进农家的院子里,一起分享丰收的喜悦,并将那满怀的期望点点收藏;满树银花烂漫时,二叔就带着姐弟俩儿踏进冰天雪地里,凿开一方冰窟,带回几尾鲜美跃动的鱼儿,一番煎炒烹制之后,?a target='_blank'>留恋恼羝锬窍氏忝牢毒鸵缏伺┘倚∥莸慕墙锹渎洌且患易拥幕渡τ锞腿屏喝樟恕?/div>    桃李芬芳花不语。在一个春意盎然的日子里,飞胸佩红花当兵去了;在一个彩叶飘飘的日子里,萍怀揣着理想大学去了。田园里的花儿笑了,田园里的草儿美了,田园里的亲人醉了。在二叔的大力支持下,飞成为了军官学校学生,每月可以寄钱给姐姐做学费,假期回家探亲时,给家人买点好吃的点心和水果那是飞最得意的事。每个周末的晚饭后,当你听到飞的奶奶家的电话唱起了清脆的铃声,那一定是飞从遥远的军校打来的,每周问候一声家人,已成为飞必做的事;而有事情找二叔,那是飞永远的千千情结。夏天的一日,我看到二叔在埋头打理砖头瓦块,张罗着收拾炕灶,我疑惑地问:“大夏天的着什么急收拾炕灶啊?”二叔说:“快放暑假了,萍怕凉,我把炕灶掏掏,炕会好烧些,萍回来能睡上热一些的火炕。”    “红尘故里,你是最美的二叔!”    后来,萍大学毕业了,到了尼泊尔当了教师,QQ里发来散发着青春光芒的照片,她与孩子们灿烂的笑容就像春日早上的太阳,让人觉得温暖和充满希望,照片里的背景看样子萍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是十分艰苦的,可是萍的每一张照片都是洋溢着笑,让人心疼又安心。飞军校毕业后当了士官,是个响当当的战士,毕业后不久就当上了班长,一有休假就跑回二叔家看望爷爷奶奶和二叔,出息的就像一棵小白杨,笔直中透着刚毅。    二叔是十分勤劳的人,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总是忙忙碌碌,全都是为了这一大家子的生计温饱,这样的赞美不为过誉:    "春天融融的季节  有清香的气息飘曳  你脱下一身的戎装  轻挽起田园油油绿色和清爽  你用无言的凝眸  深邃了春天的旷野    夏日炎炎的天气  有薄荷万顷碧波的荡漾  你担起岁月的负荷  守望着风吹麦浪的歌唱  你用无言的凝眸  修茸了夏天的亭榭    秋天焦灼的庄稼  有收获颇丰的孕育  你放下所有的烦恼  让一年的希冀启航  你用无言的凝眸  开拓了秋天的沃土    冬天冷冷的寒风  有凛冽刺骨的落寞  你点燃熊熊的火焰  将一室清冷滚烫  你用无言的凝眸  温暖了一家人的心房"    二叔是个十分乐于助人的人,他几乎帮助了他所有的遇见,村里人都称赞他仁义,朋友们说他仗义,而对我来说,这位“二叔”几乎颠覆了我的想象,遇见他时他不过才是个四十刚出头的大小伙子,高高的个子,帅帅的模样,行为做事一副典型的军人作风:雷厉风行,说到做到。    二叔用半世的心血和积蓄创办了两个农场,他风趣地说要把那些土地经营成为一个桃花源,荷锄站在田埂上,来一张草帽照,等到八十岁的时候拿出照片再看,一定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开垦一片土地,买下几支南国的竹,围成一道篱篱疏疏的墙,我用我的感动为犁,精心耕种这北国肥沃的黑土地,将你的大爱无疆的故事幻化成一粒粒丰盈饱满的种子,播撒在红尘故里,不惧凄风苦雨,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收获一季的锦绣繁花、累累硕果......    (注:原文《红尘故里,你是最美的二叔》作者:点点星辰,发表于2013年11月14日《散文在线》,作者于2016年3月24日修改补充后重新发表,以飨读者。)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