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经典散文
文章内容页

我曾踏花归来

我曾踏花归来

  • 作者: 点点星辰
  • 来源: 乐君文学网
  • 发表于2019-01-25 15:51
  • 被阅读
  • 我曾踏花归来

        沏一壶玫瑰闲茶,观枫露雪月,在酒红色的玉液琼浆中,你会窥见洛神之婷婷,想念了千年的翩翩妃子,感受了万里长河的不尽遐思;在雾气 --> 

        沏一壶玫瑰闲茶,观枫露雪月,在酒红色的玉液琼浆中,你会窥见洛神之婷婷,想念了千年的翩翩妃子,感受了万里长河的不尽遐思;在雾气蒸腾的乾坤宇宙中,你可品味岁月之美妙,想念了上古的伏羲,感恩了尝尽百草的神农,啜一口酸酸甜甜的玫瑰洛神花茶,于惬意之中重回记忆的港湾……

        是什么披一身荆棘嫣然在蓝天白云下,是什么散一隅芬芳傲然在花团锦簇中,是什么寄一阙爱慕欣然在白首不离的红袖添香里,挚爱友人可以雪夜凭栏期盼赠我江南一枝梅,痴心爱人更可以月色荷塘下期待一捧玖瑰寄深情。那薄凉轻寒的暮色里,那个不属于谁的他,惊艳了我尘封经年的冰心……

         驱一轮阅尽沧桑的老爷车,沐一身风花雪月的霞光,醉了眼,倾了心,风驰电掣般地冲开了记忆的堤,就这样回到了童年,就这样回到了可以捉到蚂蚱的田间,就这样回到了魂牵梦绕的红尘故里,万种痴心、千般念,倾一世炽热泼洒在这一路风烟里。房檐瓦舍、鸡鸣犬吠、田陌纵横,如一池青墨,正可邀悲鸿大家一蹴而就,让那一队奔马蹄踏阵阵,一路狂奔,踏出一片繁花似锦绣,踏出一地琉璃映晓月,踏出一生思念云卷舒,那个谁也不属于的他,惊叹了我冷漠异常的芳心……

         签一张白纸黑字的合同书,袭一身侠肝义胆的女儿妆,在鹊闹枝头的黎明醒来,在荒芜的庄园里游走,那一棵棵积年未收的秸杆,那一堆堆绊人脚步的草根瓦砾,是那样的凉,那样的冷,空旷无垠的南山呵,你吹过来的清风怎么这样的凛冽?隔墙的东邻呵,你看过来的眼神怎么这样的奇怪?那两只护院的狗儿呵,你跟过来的热情怎么这样的熟悉?暗藏了鸿鹄之志,正可借马良之神笔,写就一部《创业新篇》,年届五十何所惧,书生意气又如何,花开花落谁家院,回归的燕子谁家檐,那个不属于谁的他,惊诧了我桀骜不驯的决心……

         逐一场如诗如画的南柯梦,沐一路烟火穿云行,这枝上的鹊鸟呵,为什么眷恋穷乡僻壤的松和槐?这离离的枯草疏桐呵,为什么依偎着黄土和高坡?这朗朗的圆月呵,为什么撑起那样一片竹林和草堂?我寻找的是怎样的旖旎?我追逐的是怎样的渴望?我联袂的是怎样的痴缠?日月轮回中水滴石穿,绕指轻柔时百炼成钢,高山流水中俯仰人间。那个不属于谁的他,惊讶了我落寞菩提的禅心……     荷一把承载千古的木柄锄,唯美了汗滴禾下土的传说,水光涟滟映照了北方四月之晴天,纤手玉指颤动了春风十里之空谷,亲情友情氤氲了弱水三千之清灵,农家滋味今始尝,稼穑甘苦不可说,餐饭点滴蕴真爱,我在茅檐草舍下将半世豪情挥洒,我在羊群猪栏间将一生勇气升腾,与贩夫走卒或可称兄道弟,与山狐仙姝或可秉烛夜读,不可逃避的困惑与艰难,让我怎能不动容?那个不属于谁的他,惊扰了我绕树三匝的素心……

         裁一件白驹过隙的羽衣,吟一曲《水调歌头》的古词,我徜徉在广袤无垠的田野上,黄灿灿的油菜花呵迎着你开、迎着你香,那漫天满眼的绚烂呵,揉进了我孤芳已久的心田,洞开了我冰封了一季的心扉,那一句关于花的片语,轻扣了我的无眠,萦绕着我的岁月,那一爿属于花的归宿,轻吻了我的思念,翩然着我的发梢,那一直的青睐,靓丽着我的世界,芳菲了我的季节,那雨中的援手,那风中的鼓舞,是我今生今世难忘的恩与情,一声“心疼”、一路相伴、一眼凝眸,道出了多少深藏与珍惜,从此,我领悟了一种懂得的内涵、在不对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那个不属于谁的他,惊醒了我蛰伏在寒冬的兰心……

      (作者:点点星辰  曾用笔名:踏花归来)

      上一篇 : 生活与诗

      下一篇 :己谏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