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文原创美文
文章内容页

金黄色田野上的男孩 ▏第十四话:夜半荷花开

金黄色田野上的男孩 ▏第十四话:夜半荷花开

  • 作者: 漆园森森l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12-28 15:36
  • 被阅读
  • 金黄色田野上的男孩 ▏第十四话:夜半荷花开

     

        风是黄昏时刮起来的,到了半夜才下起雨来。

        爸爸和奶奶都从床上起来,去院子收拾剩余的东西,小伊听到了声响只是打了滚,继续睡了。当爸爸回来将被他蹬开的毛毯重新盖好,小伊不知为何却感到下腹隐隐作疼。但是他没有马上从床上起来,而是咬着牙忍了很久,直到爸爸的鼾声打起来,比外面的雷声还要响亮,他才偷偷摸摸溜下床沿,往胡同里出夜的桶走去。

        天上的雨并没有很大,蒙蒙的更像是一层雾气。小伊姿势如蹲桩的小和尚,颤颤悠悠好久,才面红耳赤的站起来,心里还在嘟囔着:“一定是睡觉没盖肚脐眼,才会受凉,哼,和奶奶睡就从来没有过......”

        “呵——!”四周传来一声惊呵。

        小伊感到脊背一凉,转过身去,发现一个人影站在残缸的荷叶边。阿利则蹲在地上安静的仰着脑袋看对方。

        看清身影,小伊转而欢喜起来,压低嗓音叫道:“牧音哥!”

        土地没有应答,只是看了他一眼,弯腰继续盯着花盆里的莲。

        小伊只穿了一件小背心,便朝土地跑了过来。

        “夜可还有点凉。”土地像是在对荷讲话。

        “没事,我不怕。”小伊自顾答道。

        “是艳阳天,你可真会挑。”土地看向小伊。

        “我没挑,不小心灌进衣兜里了。”

        “那还真叫缘分,比北淝河里的长的快许多呀,这细细一听,它竟然在夸你照顾的好。”

        “蝴蝶花也时常来看它呢。”

        “这只放不下的蝴蝶,也不嫌累。”

        小伊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土地公公,打量着,想用眼睛找到他和火狐狸最后的结果。

        “你瞅够了没有,我身上也有花和你都念念不忘的麦穗吗?”土地嘴角夹杂着一丝微笑问。

        “没,没,我是好奇火狐狸后来怎么样了。”小伊道。

        “火狐狸的命是由人心而滋生的,你越是敬畏它,它就越猖獗。”

        “那怎么办,害怕是天生的。”

        “初生的牛犊不怕虎,无畏是与生俱来,畏惧才是后天的积累。”

        小伊低下头去看雾气中的莲,夜色昏暗,让它披上了一种神秘的面纱,不过小伊却发现它似乎比白天又大了一圈。

        土地接着说:“莲花自古以来就受世人的喜爱和赞美,你知道这里面的原因吗?”

        “姐姐那天在背《爱说莲花》,我听的不是很懂。”小伊切切的道。

        “什么《爱说莲花》,是《爱莲说》。”土地纠正,小伊“哦”了一声。

        “说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对吧。”土地问。

        “好像是这句。”小伊应。

        “多么可贵的精神,恰恰是火狐狸害怕的东西,自古引火烧身的大多都是咎由自取。真能清净如水,倒也落个美满的结局。”

        “电视里都这么演,你说的火狐狸难道也是能辨是非的吗?”

        “关于大善大恶的道理就留着你余生去感悟吧,我们还有更加棘手的问题。”土地说着去看夜空,蒙蒙细雨越下越大,眼看要淋湿二人。却突然从树梢飘来一块黑色幔布。来到头顶小伊才认出是蝴蝶花的翅膀。

        花此时变的很大,像一把巨大的伞。小伊仰头去打量,瞬间感到一片温馨。

        土地蒋社又掏出了短笛,轻柔的吹了一段,花盆里的艳阳天便闻声开出一朵花来,晶莹剔透的花瓣挂着绯红色的边。它似乎自带光芒,夜色中小伊也能看的真切。

        笛声止住,土地却有些强人所难的意思:“万物有时,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选择这个时辰让你绽放。小伊你来。”

        小伊于是和土地一起在蝴蝶翅膀的遮护下弯下了腰。这对忘年交注视了荷花很久,外面的雨水已经连成了线。但是他们依旧心无旁骛的这样看着,似乎那荷花的纯洁光芒让二人陷入了痴迷。

        土地却突然在小伊后背拍了一下:“这样会迷了心神。”

        小伊也多亏了这一下,急忙眨了眨眼,说道:

        “刚才它是不是在和我说话?”

        “嗯?说了什么。”

        “听不懂,像唱歌,也像念经。”

        “把你的手给我。”土地说着率先伸出手掌。荷花的光芒中,小伊觉的那只手和给自己治疗烧伤时比起来苍老了许多。小伊把自己的小手也抬起。于是,土地大手盖小手朝荷花伸了过去。光芒中小伊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人的血肉原来也可以这般晶莹剔透。随着两只手的收紧,荷花的光芒被小伊收敛到了掌心,直到彻底湮没。

        土地把手收了回来,小伊则迟迟不敢去打开手掌,他担心张开了,荷花的光华也跟着跑掉了。

        “傻小子,睡觉去了。”土地催促道。

        小伊这时才打开手掌,里面什么也没有,趴上去看,似乎掌心的纹理有所变化,但是很难说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他又去看花盆内的荷叶,对方颜色依旧,似乎从来没有开出过花朵。

        “它还能再开出花朵吗?”小伊问。

        “这可不好说,等等看吧。”土地说完,头顶的蝴蝶翅膀上传来雨水抖落的声音。

        “走了,走了,你不心疼一下花吗。”土地似乎在这小院里呆的有些不耐烦了,说道。

        “哦,哦。”小伊连连点头。

        “谁在那儿?”东面堂屋内突然传来奶奶的声音。于此同时,小伊感到雨水打在了头上,于是赶紧朝堂屋跑去。

        等再回头,院子里早就空空如也,只有阿利站在门楼里四处张望。

        “下着雨你怎么不睡觉跑出来了?”奶奶走出里屋一脸担心的问。

        “我拉肚子。”小伊故意提高声音说。

        “冻着了,你爸也是,一个大男人有什么用。”奶奶嘟囔着。

        “我就睡在你这了。”小伊说着就朝里间走去。

        “擦擦身上的水,别感冒了。”奶奶拉亮了灯泡,递来毛巾。

        小伊则端着手掌,一直瞅个不停。

        (未完待续......)

      网站统计
      六开彩现场直播